0
郭明祥|用生命丈量渭河
2021-02-24 10:09:59 浏览:2371次 【

用生命丈量渭河 【上】

  文/郭明祥

  

    我用半生的时间丈量着渭水,跌宕起伏,像是漂泊在水中浮生,一只水葫芦,在天河注水的大水潭中,苟且偷生的活着,飘泊流浪半生的风雨,逆水而上,行至陇上江南——天水,起点是关中平原西端,一个叫南光耀的村子。

  

  莫非命中注定,爱看长河落日圆的余晖。西行,在我生命中,是前世注定的不解之缘,它是我第二个故乡天水。三国就有名,智收姜维,诸葛亮六出祈山,失街亭,挥泪斩马谡故事,都和天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友人的叔父在天水工作,他常来天水,说是这里人打扮时尚、前卫、当时号称陇上“小香港”,他说到天水开店,肯定不错。

  

  听当地人说,最早是秦地先人身披兽皮,头插羽翎,从上邽、经张川,陇县、千阳一线,到秦邑圣地, “天下九州,唯雍其昌。”的古雍凤翔。先人最早开劈的关山驿道,丝绸之路,聆听驼铃声声。虽是离西域尚远,秦汉朝代就丝绸古道的重镇。近代的战乱是这里成了闭塞之城。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性格开放,豁达,很容易接受域外文化影响。改革的春风沐浴着八千年的圣地。张开羞涩怀抱的古城,春意盎然,至今记忆犹新。

  

  六十年初,国家的三线建设,给古城注入了新鲜的血液。铁道部在西北地区建起最大企业,电缆厂、信号厂。精表厂、长开厂、长低厂、岷山厂都由东北搬迁而来,都是军民两用企业。岷山厂椐说是生产枪炮,属于国级保密单位。它一直披着神秘面纱。还有省建五公司,省建八建公司,盖起了秦州的高楼大厦。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多半来至遥远的东北,其中不乏能工巧匠者甚多。具有浓郁的东北人的性格,豪爽大方。也有上海,北京,沿海省份的一些城市精英。他们怀揣火热梦想,把天水建成新兴的工业城市。

  

  那年月,最吃香的是三线厂,人们头挤烂了往里钻,托关系进后门,提着猪头找不见庙门。谁是要进三线厂里,回到村里后,有神一样的光辉,那真是光宗耀祖,祖上积德的荣耀,犹如在南天门烧了八辈子的高香。天水的漂亮姑娘,全都梦想着嫁给三线厂的男人,帅哥多,有又本事。工资待遇高,本单位相互找对像,外边的姑娘们只能等天意。本单位结婚的,还供给住房。连最丑的男人也能娶到一个如花似玉姑娘。火热的三线厂,趋之若鹜,真是一职难求。事业单位还都没人去,不如售货员的职业吃香。

  

  

  多元文化给古城注入新鲜的血液。当时,天水城最高也就是城楼,后来文革中破四旧,拆掉了城门楼子。三线厂落地生根,在七里墩、东桥头、天水郡、坚家河、七十年代末,城中高楼大厦多了起来,座座相连,栉比鳞次,错落有致。唤发着青春风采的古城,才有现代城市的模样。

  

  八十年代初,开放的古城,风靡大江南北港台剧,成就了万人空巷的收视率,在街头巷尾的武打搏杀声中点亮了万家灯火。满街都是霍元甲,陈真发型。少男少女都穿高跟鞋、喇叭裤、爆炸头、或是长发飘飘、时尚流行。随父在故里学艺多年,心想在天水谋生,薄艺随身的我,鬼使神差般跑到了天水。

  

  在伏羲爷的隔壁开了一家美发店。二年后,落地生根。从此,故里有老家,天水有小家。从此与火车结缘,陇海线,成了我生命中第二根剪不断的脐带。

  

  隅居三十载。父母牵挂,聚少离多,心疼半生。偶尔团聚时,母亲常说:“娘全当你是远嫁的女儿,逢年过节,看看我和你爸,心里就知足恨。翅膀硬了就去飞吧!”斯人已去,音容苑在,曾赋小诗一首:少小乳汁养,大了去闯荡,娘在家中哭,盼儿回故乡。儿行千里,母亲的忧伤踏着古道风尘,在声声哀怨,走向的滔滔的渭水,一路向东,呜咽。

  

  离别离多年,剪不断的乡愁。逆流而上是小家,顺流而下是老家,渭水折叠出我的不易的人生,虽说多哞残喘,却站的直直的活着, 想想半生旅途,猛想当年来天水的景像浮现眼前。

  

  1988年春节刚过完,黎明清晨,寒冷依旧,六点,在家门囗的公路边上,我和弟弟搭上西去的班车,到了宝鸡后在换乘去天水的火车。

  

  与双亲分别那天,母亲早早做好送行饭菜,蒸煮一锅荷苞蛋,煎着黄亮亮的千层油饼。母亲说:“能闯开了,就好好干,要是不行就回来,还有二亩地,饿不死。”但是在我心里想暗决心:“那怕闯的头破血流,我也不回来,不成功,便成仁。”信誓旦旦一翻,用无悔的诺言,背水一搏,呕歌生命,礼赞青春。

  

  后来,听父亲说,母亲常常半夜醒来,夜夜流泪。故乡月,老是躲进云层里哭泣。

  

  那时候,火车有两种,普快和特快。普快站站停,速度慢,票价便宜,只售买短途票。特快大站才停,票价高,只售长途。普快列车,不管东来西往,向每趟过往的特快列车也好,货物列车也吧!逢站必行敬注目礼。天水——宝鸡180公里属短途普快。而且短途发的车次少。只能买到晚上十二点钟以后的车,次日才能到达。

  

  慢长的等待,人还不能远离,左瞧瞧,右看看,车站坐北朝南,宽宽幽深的走廊是出站口,紧挨车站派出所,和车站饭馆,餐厅散发着饭菜香味,己是中午时分,饥肠辘辘,把想吃饭的口水咽了下去,宽大候车室挤满了乘客,正襟端坐的儒雅之人,也有不修边幅的乡里乡亲,横七竖八,斜躺顺卧。到一站内售货点买份《知音》杂志 和四节电池。看杂志迷糊睡着,和弟弟换着休息。

  

  晚上十一点半,候车室的广播,终于传来了乘座车次发车的消息,忙与友人背上沉重的行礼,你拥我挤的排队等候剪票上车。我随着人流登上长长站台,双檐站台,两侧都停靠着列车,两边都有遮雨一室宽房顶,站长有一公里多,站台檐下,挂着白底黑字的站名,和一口百年滴滴嗒嗒的闹钟。站台边,停着一列长长的绿皮火车,人们托家带囗的,扶老携幼蜂拥而上,谁先挤上去,看运气好能否找到座位,行礼和行人挤在窄窄过道、车门、既不能前,也不能退,又的旅客干脆翻窗而入。像老家拉麦捆的车,人群像捆起来似的,插的严严实实,让人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第一次看见火车,兴奋,激动。和风驰电挚般美好感觉,让这列短途车的脏乱的环境一扫而光。 我正好赶上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壮观景像,一年一度的春运,中国人口大迁徙。

  

  一声刺耳电铃声响过,火车徐徐起动,“咣珰,咣珰”轮毂的压轨声,越来越响。飞驰在黑夜苍穹,把黑乎乎的祟山峻领移在身后。

  

  短途没有座位,拥挤的过道里,密不透风,木相、纸相、大包、小包置满了长长的行礼架。过道里,座位上,挤满了天南海北旅客,车座底下,铺张报纸而眠的,座位有给婴儿哺乳的哭闹声。同行熟人的戏笑声,活脱脱一处舞台剧,在直播上演。而且都说着本自本地的方言。整座车厢,南脸腔北调,四川人,北上新疆最多。充满了汗臭味,脚臭味混合着方便面味道。

  

  一张张陌生面孔,相互面对,机械无情对望着。渴望的雷锋精神,让座的美好,和乘务员倒水的笑脸。全部消失在拥挤的人群当中。要不是查票,全程跟本看不到乘务员的影子。“对不起,让让,”,“油来了,油来了让”,撕破嗓子的列车员,艰难穿行在拥挤人群,有人席地而坐,有的霸道的客人,明明旁边有个空闲座位,一位乡下大叔,刚想坐下,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说:“有人。”;“人来我就走。”大叔挨着坐下。车行至天水,全程连个鬼也没看见到。长一幅奸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心里嘀咕着。

  

  车少人多,僧多粥少。偶遇乘坐同次车,一农人老乡,戏笑车慢地说:“这火车,一路似牛车,走走停停,还没我家的毛驴快。”惹的半车人大笑。


全部评论(0)
  • 这里有“老季的四季水果蔬菜园、老韩散养土鸡、鱼丰庄园的百亩鱼塘、程嫂绿壳鸡蛋、黑蜂养殖基地等,路旁时不时的一处篱笆院、一处养蜂人、一人、一狗。修竹、柴垛、包谷、窑洞,撞入眼帘! 村舍的白色墙上一股炊烟..

    郭明祥浏览:4103次 评论:0
    2020-12-14 10:20
  • 四月如诗,美丽如画。22日一大早,天气晴朗,暖意融融,就在这桃红柳绿,百花盛开,春意盎然的季节,同学们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脱下平日忙碌的疲惫,从四面八方相约齐聚在一起,圆梦桃乡,把心情放飞在山川之间…..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1410次 评论:0
    2020-11-21 10:58
  • “锁岐又折腾开了,换了花样了,把养的兔子全变成票子了。又开始养上叫啥啥的黑羊了。这娃有眼光,养羊是好事。咱那里草坡大的,羊满山跑,吃得饱长的快。这几年,庄里没有几户人了,都把地给了他种,他把庄稼种的好..

    郭明祥浏览:4473次 评论:0
    2021-01-25 12:57
  • 程世雄先生从戎数十载,退休后不忘初心的乡愁情结,演绎出了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中岔农耕文化园与古堡农耕博物馆,展示出中岔的深厚农耕文化底蕴;一位天水著名的民俗专家、著名学者,德高望重的李子伟先生,宣传中..

    小木屋浏览:226次 评论:0
    2022-04-19 23:49
  • 麻与麦草是人生,或是人死都肩负着千年文化传承的作用。麻与麦草结成生命神符。例如古人说:鸡鸭成群晚不收,桑麻长过屋山头。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相逢说戴礼,不会话桑麻。相逢说儿女,不及话桑麻。相逢无别..

    郭明祥浏览:1627次 评论:0
    2021-04-18 23:55
  • “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一转眼,春天已经挣脱了我们的怀抱“负心”而去,夏天正大踏步地朝我们热情地走来。迎接春天,我们似乎等待了很久,也许是因为冬天过于严寒而残酷,我们总盼望着能早日出头,好..

    知音情怀浏览:356次 评论:0
    2022-05-05 23:18
  • 对于一个已经化为异物的故人,追怀起来,总要先想到他或她的好处;随后再慢慢的想想,则觉得当时所感到的一切坏处,也会变作很可寻味的一些纪念,在回忆里开花。关于一个曾经住过的旧地,觉得此生再也不会第二次去长..

    常乐浏览:623次 评论:0
    2021-01-25 00:22
  • 我家门前有棵粗壮的皂角树,不知何人栽下,已是足有百年,不畏环境恶劣,不管土地肥沃是否,一旦扎根,就一如既往,顽强生长。犹如故乡生生不息勤劳善良的子民。村子里几辈人在它面前都是匆匆过客而已,朝代更迭,春..

    郭明祥浏览:2210次 评论:0
    2021-01-21 13:42
  • 一株柏树死了。 在零落的微冷的秋雨中,我伫立凝望,那泛黑的树枝,干枯的主干,在雨水的浸泡下有些发涨,浑身白绿色的苔藓斑斑驳驳,几枝树梢耷拉着头颅,无力的垂下,细枝上还残留着干红的枯叶,脚下堆积着残枝败..

    天马萧萧浏览:1342次 评论:0
    2020-06-07 23:18
  • 腊梅映雪傲天寒,兰草不言品幽然, 翠竹听风四季澹,秋菊披霜逸香天。 诗润初雪浪漫多,期盼梅开,踏雪寻梅歆,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傲,幽,澹,逸,梅为首君,傲气冲天笑,冬来飞雪贺,梅开千万朵,梅喜漫天..

    郭明祥浏览:4184次 评论:0
    2021-02-28 11:15
  • 世界上所有的泪水融为一体,也难以缝合我心灵的创伤——题记。哥哥离开我们整整六年了。在这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只要触碰到文字,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哥哥。思念成疾,泪水泛滥,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任何语言都无..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3527次 评论:0
    2021-01-25 15:51
  • 倏忽在一个下午,小城秦安就一头踏进了冬天的门槛。吹面的是凉飕飕的北风,还有细细密密的冷雨,天阴沉着灰蒙蒙的脸色,记不清有多少日子了。行人裹紧身上来不及换掉的秋衣,弓着腰,步履匆匆,接打电话的手有些不听..

    天马萧萧浏览:3371次 评论:0
    2020-12-24 12:35
  • 我的家在中国陕西横水南光耀,昔日是声名远播周边的要地,名曰广坪镇。星转斗移,岁月不居,我们无力留住那远去的光辉,可凭借这儿的土地平坦肥沃,百姓善良勤劳,她依然风采依旧,常常魂牵梦萦,因为那是回不去的..

    郭明祥浏览:13245次 评论:0
    2021-04-19 00:06
  • 时光太瘦,日子薄凉。转眼之间,哥哥离开我们快两年了。两年来,七百多个日日夜夜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撕扯着我的心。每每忆及此事,心中便隐隐作痛,仿佛恍如梦境。此时,思念的泪水又一次盈满眼眶,在流泪的心田决..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1707次 评论:0
    2020-11-14 17:00
  • 《曼谷的小象》是新版五年制小学语文第五册中的一篇精读课文,主要讲述了在泰国首都曼谷近郊的公路上,泰国妇女阿铃指挥她驯养的小象帮助中国司机把汽车拉出泥坑并冲洗干净的事,表现了阿铃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美..

    天马萧萧浏览:593次 评论:0
    2020-06-07 23:19
作者专栏
  • 八九十日

    注册时间:2022-05-20 15:10

  • 清幽

    注册时间:2022-05-19 11:44

  • 若水

    注册时间:2022-05-18 17:50

  • 放洋斋主刘红岩

    注册时间:2022-05-18 16:54

  • 看家的

    注册时间:2022-05-18 16:06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