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马萧萧 | 海南看海(上)
2021-01-26 15:37:13 浏览:3989次 【

  提起海南那是天高地远,说起大海更是遥不可及。
  
  去海南看大海居然都实现了。
  
  2015年,儿子参加高考,成绩还不错,到报志愿环节全家总动员,我说报北京,儿子一句“雾霾那么大”就排除了;妻说报兰州,儿子又是“眼光那么近”就不理了。我们把一个个自认为理想的高等学府之地力荐一番,上海、西安、湖南、广州……儿子一一摇头否定,他提出选择学校的几个条件:南方,靠海,校园风景优美——Word天,这是旅游不是上学!最终还是“大腿扭不过胳膊”依了他,选择了海南大学、云南大学、厦门大学,而我清楚他的心底早已偏重海南大学了。
  
  果然,被第一志愿海南大学录取了。
  
  妻一脸不高兴,太远了,天涯海角,送你上学我可不想去。我竭力动员,去吧,趁咱们还能动去一回,老了想去都去不了。
  
  9月2日晚上从天水火车站启程到西安,3日下午登上西安—海口的K1170次列车,一路上哐哐当当,经陕西,过河南,穿湖北,越湖南,进广东,经过40多个小时的颠簸,5日凌晨5点多到达琼州海峡轮渡码头,列车分解成几组,被内燃机车先后推上了轮渡底层船舱的绿色列车甲板上的轨道,然后每节车厢用链条固定。完成列车装船后,6点多火车轮渡慢慢地驶离了大陆最南端的北港码头。我们挤到末端的车厢窗口去看海,但见朦朦胧胧的海面,越来越开阔,一片汪洋泛着水波,看不清海水的颜色,感觉整个轮船有轻微的晃动。7点50左右,到达海南岛南港码头的港湾内。此刻,天大亮了,渡轮倒行靠进码头,铁路栈桥落下,栈桥铁轨与渡轮铁轨对接,机车推着隔离板车驶上渡轮甲板,解开锁链的分组列车缓缓拖下渡轮上岸,再次对接,经过几分钟的行驶,8点25到达海口站。
  
  一出车厢,仿佛一头钻进了硕大无比的烤箱中,高温弥漫,阳光耀眼,天色湛蓝得快要流下来,汗珠子齐刷刷冒了出来,妻赶紧撑开了遮阳伞。其时海口站正在建设,还未完工。我们出了站台,急忙奔向去学校的公交空调大巴,才感觉身体有了一丝凉意。
  
  大巴在平坦宽阔的路面飞驰,道旁是笔直葱郁的椰子树,一座座富有热带韵味的建筑一闪而过,丛丛棕榈、铁树绿意盎然,中间隔离带绿草如茵,三角梅开得正艳,不知名的花朵点缀其间。在这风光旖旎的海岛,所有的花草树木肆无忌惮地释放着最旺盛的生命活力。
  
  隔着车窗,我看到了公路边浅蓝的海面,一道道波浪轻轻涌向岸边,水天相接的海平线上,大大小小的轮船缓慢移动,近海处,三角的白帆星星点点。
  
  哦,终于看到了大海!
  
  海大经管学院新生第一学年在城西校区报到,好不容易找到学校。校园内各学院的志愿者在道旁的帐篷下早早等候新生。我们是提前到了一天,儿子填了报到册,领上了宿舍钥匙,又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借了一套军训迷彩服,铺好了床铺,在食堂吃了学生餐,然后到学校不远处的哈根达酒店下榻,这是我在网上预订好的。
  
  6日坐校车去海大海甸校区参观,观赏了引海入校的东坡湖,湖水澹澹,波光粼粼,水清木盛,绿树葱茏,楼群倒映,美不胜收。
  
  在校园游览一番,到处是热浪汹涌,咱西北人到这儿是活活受罪,稍一动汗流浃背,儿子更是大汗淋漓,衣衫湿透了,而当地人显然适应了,他们坦然处之,一点看不出热的样子。
  
  在海甸校区吃过午饭,乘车返回城西校区,安置好儿子后。我们在回酒店的途中,那些散发旅游传单的塞给我们好几张。到酒店后翻看了一下,我们商量决定报团参加海南三日游,打了联系电话,旅行社工作人员来酒店和我们填好了合同。
  
  7日早晨有电话联系来接我们出发,到了另一家酒店,和其他散客组团乘大客车就出发了。
  
  导游是个年轻人,口才真好,哗啦哗啦手持话筒一路演讲。初到一个小景点,下车后我们攀谈,我拿出了旅游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证,他的态度马上变得很热情,连呼“大哥,你是我领导”,我说不敢当,你讲解的很好,第一次到海南,还望对大家多加照顾。他说那是应该的,下面咱们到玉带滩景点去玩。
  
  小客轮在内侧的万泉河疾驰,水清浪白,岸边的建筑和椰树渐渐后退。一会儿一片黄色的沙滩呈现在眼前,玉带滩到了。
  
  玉带滩位于博鳌水城东部,是一条自然形成的狭长的沙滩半岛。离船上岸,沙滩金黄,近海黄色的边际下,还有一抹绿色。我们赤脚走进浅海,海风柔软,海水清凉,清澈通透,可以看清水下的沙粒。妻终于高兴起来,跑着蹚水,掬起海水,一波一波洁白的浪花舔舐着我们的脚背,又抹平了身后深深浅浅的足印。聆听大海的浅唱低吟,闷热烦躁一扫而光,顿觉天高地阔,心旷神怡。
  
  远望南海,烟波浩淼,云卷云舒,有渔民驾着小舟撒网捕鱼,亚洲博鳌论坛永久会址掩映在绿荫中,河光海色,内外相映,好一片蔚蓝主宰的天地,蓝得那么悠远深邃,蓝得那么神圣磅礴。
  
  下午的竹排漂流,参观兴隆植物园我就不赘述了。
  
  8日上午参观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品尝了正宗的椰奶咖啡、炭烧咖啡,唇齿留香,味道极佳。接着旅游车奔赴下一个景点——分界洲岛景区。
  
  分界洲岛位于海南省陵水县与万宁市分界处,她因形似美女静卧碧波而被称之为“美女岛”,又有人说它是浮在南海上的美丽遗世孤岛。昔日荒无人烟,经过多年的精心开发,现已建成一座热带风情的旅游袖珍岛。
  
  照例是坐游艇登岛,走过褐色的富有亚洲热带风情的廊桥建筑,来到海边,绵延的海岸线,平缓开阔,沙白如银,椰林挺秀,遮阳茅亭一字排开。浅水区划分为一块块泳区,碧波荡漾,一阵阵欢声笑语伴着海风飘散。海水清净,清凉舒适,我们赤脚踩着海水,拣拾着冲上岸来的珊瑚、贝壳,水晶般的海面留下了妻美丽的倩影。海面上游艇穿梭,汽艇高速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浪尾。对岸的青山葱郁,山顶云雾缭绕,山光水色,交相辉映。
  
  阳光、沙滩、椰树,在这里你可以尽情舒展身心,亲吻海洋;在这里你可以静躺沙滩凝听海浪轻语,触摸阳光;在这里你可以拥抱椰林绿风,沐浴海韵。让海风吹拂着你的长发,让思绪绵延着你的浪漫。
  
  岛上热带植物荫蔽,倒也不觉热,只是路程太长,走了不远就走不动了,只好回到原处歇息。
  
  下午游览椰田古寨,切身感受黎苗文化古老神秘的魅力。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亚龙湾。
  
  亚龙湾是一个半月形的海湾,绵延7公里,平缓而宽阔。堪称“天下第一湾”。漫步海滩,沙粒洁白细软,“细如面,白如雪,软如棉”,犹如踏雪履棉。握紧一把细沙,它却细流一般从手中偷偷溜走。凭借优越的沙质,亚龙湾被称为“东方夏威夷”。蔚蓝的海水清澈晶莹,海浪前赴后继,激起雪白的浪花,打湿了妻的裙子,她毫不顾忌,夕阳余晖的点亮了她的笑容。那些会游泳的跃入海水中畅游,随波逐浪。远处的小岛仿佛巨鲸浮在海面,游轮点缀其间,晚霞中的海水更加幽蓝,像是一颗硕大无比的璀璨的蓝宝石镶在这天地之间,散发着眩目的光芒。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充满了海洋的气息,瞬间驱除了一天的疲惫。
  
  9日上午导游带我们到一家玉博园,并没有强制我们购买,我们只是逛了一圈。因为去天涯海角的路在维修,导游和司机又要增加费用,遭到大家的一致反对,所以取消了天涯海角之行。
  
  导游答应去另一处景点,大家的情绪才有些缓和。一路白云朵朵,山峰相迎,白楼林立,槟榔成林,一派田园风光。
  
  最后一站是南海渔村海门,那里的讲解员我问说是甘肃人,顿感亲近起来。我们参拜了妈祖庙,体验了渔家小屋,渔村的门柱有一副对联很美——“村欢海味浓,鱼跃涛声秀”,出村门的道上一溜摆放着旧的渔船,两旁椰林下各色小店铺,堆满了采摘的新鲜椰果。
  
  眼前又是一片海滩,日月湾是个半月形的海湾,依山傍水,北面有山岭环抱,南濒南海,沙滩松软细柔,海水湛蓝清澈。海边礁石耸立,这是与别处海滩不同之处。海边还立有妈祖和两个儿子的高大塑像,妈祖凝神远望海面,大儿子手举目前,眺望远海,小儿子手按耳边,侧耳倾听,他们在急切盼望出海的亲人们平安归来。
  
  我们趟过清澈的浅水,站在礁石上,海天一色,看海浪激石,卷起千堆雪,一座长长的大桥连接起海岸和小岛,两块巨大的礁石刀劈斧砍,好似南海的门户。更有几匹马在海边供游人拍照,有游客骑马水中,留下了威武的身影。远山苍翠,云团从山顶飘起,正午的阳光下,整个渔村显得十分幽深静谧。
  
  三天的旅游终于要结束了,导游最后带我们到一家热带水果店,品尝了好几种水果,风味各异。我也忍不住买了一网兜剥了皮的椰子,带回去让亲戚朋友品尝品尝。
  
  下午回到城西校区,看到操场上全是迷彩服的新生正在军训。与儿子一起吃了晚饭,我们在校园的石凳上坐了片刻,分别时刻是最难受的,妻依依不舍,儿子默默不语。
  
  最终和儿子告别,踏上了返程的旅途。
  
  别了,海南,我带走了你的椰风海韵、阳光沙滩、蓝天碧水,却把一份悠长的思念和无尽的牵挂留在了你的胸怀,我的梦中永远是春暖花开,面朝大海……

全部评论(0)
  • 我在一个山梁上教书。 有一次,朋友给我介绍了个对象,她在一个中等城市工作。去相亲的那一天,我特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穿上了一件红色的T-恤,一条崭新的蓝色直筒裤,我觉得自己挺体面,至少在学校老师中也算是穿..

    南坤浏览:420次 评论:0
    2020-04-10 11:12
  • 带青带绿的颜色,对于视觉,大约是特别的健全;尤其是深蓝,海天的深蓝,看了使人会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种愉快。可是单调的色彩,只是一色的色彩,广大无边地包在你的左右四周,若一点儿变化也没有,成日成夜地与你相对..

    常乐浏览:702次 评论:0
    2021-01-15 12:57
  • 杭州的出名,一大半是为了西湖。而人工的建设,都会的形成,初则是由于唐末五代,武肃王钱镑(西历十世纪初期)的割据东南,--"隋朝特创立此郡城,仅三十六里九十步;后武肃钱王,发民丁与十三寨军卒,增筑罗城,周围..

    常乐浏览:726次 评论:0
    2021-01-25 00:20
  • 人生如梦,几度霜华,走过我儿时经常玩耍的小路,于薄雾中去,在晨霜里来,送葬的人们,走在这个叫常营的沟壑。静静地山谷,凄清的早晨,冬日的山,仍然用期待的眼神,深情地瞅着四季的轮回,从送出去多少代有为的少..

    风临雨岸浏览:53次 评论:0
    2022-07-21 23:07
  • 南七,从我上中学时就听到的名字,因奇怪的地名而深感神秘,那时候,每每经过陇城的羊桥,总被这条名为南七河的清澈的溪水所吸引,她的明净和透亮,及至沽沽声响的清脆,总让人有一种驻足留恋的冲动,而这个冲动的..

    风临雨岸浏览:53次 评论:0
    2022-07-20 13:17
  • 时间已过了午夜,在这月明星稀的夜里,我辗转反侧,思绪万千,难以入眠。去年的中秋,我去看望了两位舅舅,他们身体健康,一切还好。而今年的中秋节前再去探望,花甲之年的小舅视网膜脱落,已做了手术,在家休养。..

    紫墨浏览:4492次 评论:0
    2022-05-18 08:01
  • (作者手绘作品)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说:“每一个人都像是一座两层楼,一楼有客厅、餐厅,二楼有卧室、书房,大多数人都在这两层楼间活动。实际上,人生应该有个地下室,没有灯,一团漆黑,那里是人的灵魂所在地。我常..

    王托弟浏览:32次 评论:0
    2022-08-08 22:55
  • 思念,是一条长长的绳索,一头牵着过往,一头系着回忆。—— 题记(网络配图)哥哥离开我们将近五年了。在这些漫长的日子里,我内心一直煎熬着,痛苦着。因为思念太苦、想念太长,我已无法承受,因此,很多时候我都..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3125次 评论:8
    2020-10-31 22:36
  • 八龙山庙会修葺碑记成纪胜地八龙山,属北关山出脉。东起宝鸡、经张川、马鹿、清水,蜿蜒而来,连绵数百里。龙脉此处结穴。东接上邽,西望九龙凤山,南瞩赤龙长山,北仰六盘。实乃鐘灵毓秀之风水宝地也。八龙山因雷祖..

    付福运浏览:793次 评论:0
    2022-03-23 23:13
  • 二零二零,提笔难述。沉重的篇章,不书自成,一字一句,忧愁万千。回头细数,这一年的每一天如履薄冰,步履凌乱且艰难。新春之始,春节回家团聚的喜悦弥漫着周围的一切,匆忙的脚步掩去一年奔波与辛劳的倦意。掐着手..

    游散诗人浏览:1870次 评论:0
    2021-01-14 18:38
  • 穿越人间四月天文/郭明祥 阳春四月桃花开,春风十里纸鸢飞 ,春回大地,正是清明郊游踏青的大好时光。 让我们一起把时光隧道穿越,在秦地桃园深处一位老者在吟唱,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

    郭明祥浏览:794次 评论:0
    2022-04-06 00:42
  • 春的问候,洒在了野外,是热情的油菜花满脸吐芬的香醇,也是深沟里小白杨给我招手的惬意。小溪的源头处,细流用最清澈的纯净和着最具魅力的声音挽留了我疲乏的脚步,依着斜坡,仰面蓝天,躺在绿了又枯枯了再绿这柔软..

    风临雨岸浏览:56次 评论:0
    2022-07-20 22:00
  • 心 儿 永 系泥土 ——简评魏宗儿童诗歌创作 大地湾文学月报社社长/赵三娃 “我愿做一个平凡的人,可不愿意平庸一生。”这是魏宗老师与我深夜促谈时给我上的第一堂印象课。 正如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刘育贤先生在以..

    赵三娃浏览:610次 评论:0
    2020-06-08 12:19
  • 我离开故乡的老屋已经三十多个年头了,每当冬天寒风呼啸,雪花飘飞的时候,对老家土炕的怀念之情骤然而生。对于在乡村长大的孩子来说,土炕不仅是乡情的承载,更是潜藏在心底的未泯情愫。记得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

    郭明祥浏览:1805次 评论:0
    2021-01-13 23:06
  • 这是一个冬季的黄昏,落日挂在兰大二院大楼的尖顶,黄河风情线上成行的柳树黄叶飘零,行人熙熙攘攘,我和刘君前来领略中山桥的沧桑雄姿。沿人行道不远,就到南桥头的左侧,有碑矗立,二龙戏珠的浮雕碑头,憨态可掬的..

    天马萧萧浏览:2441次 评论:0
    2021-01-30 15:00
作者专栏
  • 重庆幺妹

    注册时间:2022-08-12 14:32

  • 遗忘

    注册时间:2022-08-01 09:23

  • 宁静的阳光

    注册时间:2022-07-21 15:39

  • 碾商户

    注册时间:2022-07-19 22:11

  • 谋头一

    注册时间:2022-07-19 21:0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