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郭明祥|门前有棵皂角树
2021-01-21 13:42:53 浏览:2209次 【

  我家门前有棵粗壮的皂角树,不知何人栽下,已是足有百年,不畏环境恶劣,不管土地肥沃是否,一旦扎根,就一如既往,顽强生长。犹如故乡生生不息勤劳善良的子民。  
  村子里几辈人在它面前都是匆匆过客而已,朝代更迭,春来秋往,都灰飞烟灭在历史长河中,只有门前皂角树依然坚挺,见证了村庄物是人非的岁月变迁。

  
  古树掩映着的平原田野,放眼望去,天地一色,苍翠入眼。映衬着整个村子,黄土墙青瓦房,错落有致,古朴淡雅.、葱茏劲秀的皂角树,昂首云天,巍峨挺拔,树冠如伞,枝柯交错,如梦如幻的色彩,俨然一幅水彩画。
  
  斑驳粗糙的树皮,满身凹凸不平,一节一节螺旋钮?纹,那都是岁月痛出的容颜,他带刺笔尖把村庄喜怒哀乐故事记载,满身的节疤是沧海桑田的记忆中扭曲了的神符。黑黑一层螺旋扭纹似的年轮,在斗转星移中诉说岁月的沧凉。
  
  一树乌鸦不知那年栖身枝杈,以树作巢,用带刺枝杆垒起一座豪华的空中楼阁,孕育了一树的鲜活的生命,在苦乐年华里与你共度时光。春来时鹅黄嫩叶把紫燕呼唤。夏日里浓荫如云,宽阔的树冠,粗壮的身躯,浓浓荫凉的影子遮掩了酷暑炎阳。秋在你头上总是挂满了串串风铃似皂角铃铛。你的头顶总是把岁月之声飘荡。
  
  暮秋时份,落叶枯枝,把思念伸向悲凉的穹苍,孤独的鸟巢,己空了久长,曾经辛勤的鸟儿,不知飞向了何方,老树和空巢,在清咧寒风中泣殇,空空鸟巢装满了数不尽的惆怅和思亲的凄凉,百年的孤独皂角树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也为永别的亲人哀伤,站在树下,向天高吼一声秦腔《老娘不必泪纷纷》……有时痛极也有泪儿流淌,粘乎乎的黄黄的眼泪,印在皱裂铠甲之上。
  
  一次炸雷,不知那年把你的虬曲枝干劈裂,后来从干枯树洞中爬出一条蛇,椐说是你的灵魂现身。裸露的伤口缝合了半个世纪后,从那以后,村里善男信女们把你敬若神灵,每逢那家过红白喜事,都给你虔诚披红插花,点烛燃香。古树在苍劲中有多几份庄里威严,时光悠悠里而你总是披碧绿而神秘的面纱。
  
  树繁叶茂树冠下,母亲在树下纳凉话家常,孤寂时又把思儿信息,通过你撑天枝蔓的天线,传播到海角天涯,延伸到满天星斗的苍穹,黑灰色的树皮是皱裂的岁月之衣,长满了思念的皱纹里开出一朵思亲的泪花,如今你在这里伸展着悲怆的历史造型。那不是远去的母亲背影吗!
  
  从不炫耀自身的粗壮、高大,而将自己凝敛厚重品格、朴实无华的脚印,生命顽强的风韵呈现给世人,只有在瑟瑟的秋风中你才高歌一曲,在这里大声的说:“这个世界我来过”,从不夸耀自己的冠韵绿荫,而是默默地支撑起绿荫华盖,让我无忧前行。
  
  拥抱着百年的古树,真实而又亲切的气息中闻到母亲的奶香,那茂盛的风采凭添岁月愁怅,在仰望中读懂它曾经的忧伤,在风中倾听沧桑悠远的回声,有母亲不屈灵魂,是给予我精神寄托的化身。
  
  门前这颗皂角树,不管过去多少岁月脚印,厚重背影却深深刻在了故乡的大地,唯独少了母亲瘦弱的背影,一阵清风吹来,吹动茂密树叶,发出沙沙声响,这正是母亲再一次叮嘱的声音。背影里总是装满了离别泪水,但这个世上总有一个背影却让你泪流不尽,可惜,风把母亲的背影吹走。何处觅寻,至今无法释怀。
  
  每次走出家门,总想起母亲在树下送别的背影,总是在埋怨和唠叨声中为我送行,如今我站树下,继续聆听。 母亲你说吧,我听着……
  
  那年父亲去世后,回乡奔丧,头七刚过完,我要回天水,想给母亲道别,却不敢给母亲说我要走,怕母亲伤心难过,我很纠结,来来回回在院中踱步。本想不让母亲为我送行。半生以来,生活两地,常常是来时老家,去时小家,聚少离多,人世至痛,生离死别,来时高兴,去时伤心,所以我怕了离别。无奈的我硬着头皮,就在房间给母亲说了一声:“娘,我要走了,你就别送我了”。我走到门前皂角树下,刚要转身发车点火时,看见母亲拄根拐杖,蹒跚的脚步慢慢的走出院子,来到车前, 她每次都是老调重弹:“和你媳妇把关系搞好,不要打捶骂仗,我离的远,帮了你什么忙,千万要把小孩照顾好,有什么事好好商量着来”。那是世上最语重心长的一句话,也是我今生最后一次听,成了我生命中的绝版。我就娘啊,一遍又一遍重复那句话,我知道,她的心里不想让我走,但有无可奈何,不就是想多挽留我一会吗?我怕我坚持不住离别的心酸,就给母亲下了一道最后的逐客令说:“娘,你要是在站着不走,我也就不走了”。母亲缓缓转身一瞬间,老泪纵横,我也哭了。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那天不留下再陪陪我可怜的老娘,这事已烂在我心中,已是无可救药的遗憾。无奈的母亲啊,人老也没脾气了,多半是无奈和顺存。常言到:“有夫从夫,无夫从子”,可怜的娘啊,父亲走了,你的靠山也倒了。转身的娘啊,守在车前不走的娘啊,她是不想让我走,是在寻找心灵的依靠。孤独的娘啊,我咋就没有理解到你心意。你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一明一暗中,在矛盾心中装满了老泪纵横。
  
  不曾远去的岁月,村庄、老屋、皂角树,母亲在树下给了我一个绝望的背影。也是最后一个背影,半年后母亲也去世,我知道她带着无尽的思念去天堂寻找父亲去了。她知道,这世上我们几个谁也靠不住。唯独能靠住的,就是她数落了一辈子的父亲。
  
  昔日里,秋风瑟瑟中母亲曾站在树下,把儿深情遥望,现在成儿思亲的哭树,你曾站那里送儿一出乡关三十载的离殇,如今儿站树下,体会母亲盼儿的忧伤,过年了,今天儿来把你守望,等待久别母亲回乡。门前皂角树,承载母亲多少回盼子回乡的梦想,在雨雪风霜侵蚀中,诉说四季悲欢离伤,风中摇曳的枝枒,那是母亲满头青丝变成的白发。
  
  皂角树,你总是在平凡中悲壮,在斗转星移中,守护我栖身的家园,恶做剧里我曾无情的撕扯过你的枝蔓,你却无怨无悔,把一身的浓荫献给了故乡大地,如今成为我难以忘怀记忆。
  
  我想留住乡愁,用拙笔烙印铅华。“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这是东晋陶渊明《归园 》诗,皂角树掩映的村庄更现得汘淡与宁静。我土生土长在“皇宫大院”,回到久别的故乡,在黄土墙围砌巢穴里跟亲人团聚,既能享受久违的亲情,又能舒缓一下钢筋水泥从林里的压抑,皂角树啊,我问你,如今我魂归何处?
  
  母亲走了,家中那座老屋,像村里站着最后一座房子,荒凉得像世界的最后一个家,一座老屋,一个故事。幽深土墙小巷。杂草丛生庭院,厅堂落满灰尘,濛羞了岁月的苦难。村囗那眼未曾干枯清泉,流淌着伤心血液,张着汨汨泪眼,遥望远去母亲,再四季轮回中,谁人来一眼回眸,旧池故林,陈年往事,倾听残垣断壁的喜怒哀乐,村落在消失,何处觅乡愁。
  
  梦中村落是在青青的田野旁,黄土墙上摇曳茂盛的狗尾草,缠绕着美丽的花儿,屋旁,鸡鸣犬吠,伴清澈的溪水流过,渴了可以直接掬一捧来喝,田野里,紫燕呢喃,黑牛耕田。秋雨春风花满树,少小欢声追蝶路。乡关万里载乡愁,还有皂角树映衬下老屋和母亲屋内闪亮的灯火。
  
  我记住皂角树,留住这美丽的乡愁。把这些遗漏的乡愁在岁月中捡拾。暖人,暖情,暖岁月,暖了茫茫天涯那颗游子的心。
  
  怀念我的童年,怀念我的故乡。我赋小诗一首《 乡归》三秦故里岂能忘,村里村外不见娘,门前有槐庄遮住,笑问儿童谁家郎,乡路相似迷家道,不知那条通梓桑

全部评论(0)
  • 人常说五十岁男人一枝花,可我不这样认为,疫情下企业裁员,何况知天命的五十岁,实属狗屎般的年龄,求职之路充满困惑和尴尬,是穷嫌富不爱人生阶段。家门口的宝鸡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把目光聚焦在省会大都市西安..

    郭明祥浏览:2987次 评论:0
    2021-01-23 16:35
  • 也许是步入了中年,时不时总爱对似水流年的往事轻轻梳理一番,手中捏着记录心情与四季的模样迥异的“书写一族”,心头猛然跃出了那支碾碎在岁月记忆中的钢笔幽蓝的身影来。那是三十多年前,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在..

    天马萧萧浏览:2026次 评论:0
    2020-12-24 12:36
  • 秋除了大雁、霜菊、白雾、露珠、落叶,草木苍劲、青绿、枝湾、硕果、金黄,还有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的标配外,似乎人们都没忘记,还有惹人讨厌的秋雨。谁让今年的秋雨像坏了肚子似的。随时吹拉弹唱一曲,而且还深情款..

    郭明祥浏览:1031次 评论:0
    2021-01-08 22:35
  • 每当夜幕降落,心里总是有一个小小的期盼,却蠢蠢欲动地占据了心灵的所有,就象等待心上人一样,期待那个温情的时刻早点到来。 随着十一点钟声地敲响,优美而又舒展的旋律熟悉地在耳边响起,浑厚圆润富有磁性的男..

    璞希浏览:1702次 评论:0
    2020-06-21 19:16
  • 又一次,我遥望着星空,这片神奇的天宇。 没有了俗世的喧嚣烦琐,我的多少忧郁,都消融在这片灿烂的星空里了。 在这片美好的星空里,没有欺骗,没有虚伪,我也不再需要强装欢笑,我的心自由地飞翔,温柔的星光,是..

    南坤浏览:256次 评论:0
    2020-04-10 11:10
  • (文化随笔)/ 杜甫的幽默/天水师范学院:雪潇 杜甫能成为诗人,是因为杜甫有他的“过人之处”。让杜甫成为诗人的这一“过人之处”,就是他生性率真。生性率真的人,做生意,很少讨价还价;谈恋爱,一见面就掏心掏肺..

    莲子青浏览:1486次 评论:0
    2020-04-22 17:05
  • 说起蒲家山散川的凉水泉,就连常年在外的游子都印象都非常深刻。我从60年代稍为懂事时起,就记得那里有眼清清的泉水,四季不枯,冬暖夏凉,甘冽可口,最适宜煎茶、烧米汤,做豆腐等。多年前,村上的老人临终时,总..

    红豆(雷云鹏)浏览:8861次 评论:0
    2020-12-18 22:35
  • 福州的食品,向来很为外省人所赏识……福建菜的所以会这样著名,……第一、当然是由于天然物产的富足。福建全省,东南并海,西北多山,所以山珍海味,一例的都贱如泥沙。听说沿海的居民,不必忧虑饥饿,大海潮回,只..

    常乐浏览:996次 评论:0
    2021-01-14 18:27
  •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看到这两句诗,大家脑海里肯定会想起老师。老师这一职业,不是父母,却胜似父母。一年四季,常响在我们耳边的是老师的谆谆教诲。老师用忙碌的身影迎来又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莘莘..

    相思赋予谁浏览:725次 评论:0
    2022-04-05 00:02
  • 一提起花,人们总会想到春花骄艳,夏花茂盛,世上有许多名贵的花,出自府邸大院,养尊处优,犹如大家闺秀。但我独爱秋天的野菊花,没有系出名门的骄贵,犹如小家碧玉,有邻家女子质朴的气质。野黄菊盛开时,就知秋驾..

    郭明祥浏览:2598次 评论:0
    2021-02-13 23:33
  • 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是很少有朋友的。 与人交谈,有些人时常谈起他们的父母亲认识局长、县长,并且说某事就是某些“长”办的,而我的母亲是个大字不识的农民,她交往的人,除了亲戚,就是村子里的人。 可是,有一回..

    南坤浏览:212次 评论:0
    2020-04-10 11:07
  • 思念,是一条长长的绳索,一头牵着过往,一头系着回忆。—— 题记(网络配图)哥哥离开我们将近五年了。在这些漫长的日子里,我内心一直煎熬着,痛苦着。因为思念太苦、想念太长,我已无法承受,因此,很多时候我都..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2868次 评论:8
    2020-10-31 22:36
  • 庚子鼠年正月,疫情肆虐,民营企业,纷纷裁员!持续经济继续下滑,开启了社会惶恐的失业潮。 三月初,知天命狗蛋,眼看就要断顿,可惜,重活不收,轻活不要。五十岁死去早,活无望,多么尴尬的年龄。他常客整天在..

    郭明祥浏览:2774次 评论:0
    2021-03-15 22:06
  • 盼望着,盼望着,一场春夜喜雨落秦州,浇透丙申年干枯的三冬,浇醒久旱饥渴的秦州城,风干透了的秦州城,像八千年先人骨骼,在凛冽寒风中等待白花雪衣的覆盖,每天无不祈盼飞雪入户。 转眼到了三月,春姑娘迈着..

    郭明祥浏览:73次 评论:0
    2022-04-10 00:45
作者专栏
  • 八九十日

    注册时间:2022-05-20 15:10

  • 清幽

    注册时间:2022-05-19 11:44

  • 若水

    注册时间:2022-05-18 17:50

  • 放洋斋主刘红岩

    注册时间:2022-05-18 16:54

  • 看家的

    注册时间:2022-05-18 16:06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