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97|回复: 0

[杂谈评说] 千年古刹秦安还鴮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4 23: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千年古刹秦安还鴮寺
——千年佛教法幢,万载成纪文明
文/陇上一民
    还鴮寺座落于秦安县刘坪乡任吴村,这座寺院看起来非常小。尽管是经过信教群众近年来的重新修建,却仍然显得有些小巧玲珑。怎么形容这座寺院呢?不管你用怎样的视角看,她都不是一座寺院,而更像是一个农家的院落。寺院中最雄伟的建筑好像是地藏王菩萨殿吧!可是,菩萨殿还是那样的仄逼。与雄伟壮观的秦安青莲念佛堂相比是那样的不起眼,远望青莲念佛堂给人的感觉大气磅礴,稳重威严,如同印台一样,稳矗于秦安的凤山之颠,本来明清建筑群泰山庙是儒释道三家,而道家独领风骚,可是,这佛祖爷爷一登上青莲念佛,一下子,给人以排儒而拒道的霸气在里面;这里我们似乎还要感叹秦安莲花镇的莲花峰道场了,同样是寺院,却修建得如同秦安的泰山庙一样,形成了建筑群,一台台地登高,一次次心灵的洗涤。
    可是,当你在任吴村看还鴮寺时,也许,你什么也得不到,感觉就是一个乡村的小庙宇,如同一些自然村的土地庙一样,没什么的。除了这个还鴮寺的“鴮”字可能一下子读不出来,以前也没有见过外,你什么感觉都没有。
    任吴村这是一个比较古老的村落,这个村子的名字是由村里唯独的任氏、吴氏两家姓氏组成的。这个村子很奇怪,任氏、吴氏本八杆子打不着的姓氏,可是,这两个姓氏百年来,互不通婚,是什么原因呢?据说,明清时代,回民起义军路过任吴村杀光了村子里的所有的人,男女老少都没能逃过这个大劫难,阖村上千人,在这次战乱中全部被杀。我们不得而知这是怎样的浩劫。也许是上天开了眼,最终,留下了三个人,两个吴氏的男子和一个任氏的女子。这三人在杀戮前几天,分别去远方的亲戚家了,当他们听到回民起义军路过自己的村庄后,都赶紧往回走,走到村时,流血浮杵棒,横尸塞村庄。恐惧、悲伤之后。其中一个吴氏男子和惟一的任氏女子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既然由任氏和吴氏的村庄被人连根拔起,就剩下两个姓氏的这一点根芽了,那么,我们就应该像我们的祖先伏羲爷、女娲娘娘当年一样,勇敢地承担起延续任吴两家的血脉的重任。最终,任吴村的吴氏男子和任氏女子结婚了,他们生的男孩一个姓吴的话,那么,另一个姓任,如此类推;生的女孩子,一个姓任的话,另一个姓吴,如此循环。也许是因为任吴村遭受如此浩劫后的补偿还是什么原因,这一对男女结婚后,生了男男女女一大堆孩子,而任、吴两家的虽然经过那么大的灾难,却没有像秦安其他一些村落一样,被起义军杀戮后,整个村庄,整个村庄的氏族、整个村庄的人口都突然间消失(比如现在的周家庄没有周家、秦家洼没有秦家……)。另一个吴氏男子,也生了三个儿子,就是现在任吴村所说的阳三房。总之,任吴村虽然如同以前一样还是两个姓氏,其实是一家子,他们同是一个祖先,他们的祖先用生命把两个根本没有什么联系的姓氏凝结成一家子。任吴村也许和秦安其他的村落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梳理这个村庄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原本普通的事物是不普通,其来龙去脉都是那样的神奇,那样感人!一个村庄的历史足以让人对其产生敬畏之情,敬畏于秦安人顽强的生命力,敬畏于吴氏、任氏先人的那种毅然决然的果敢,敬畏于生命的奔流不息。
    一个村落有这样坎坷的历史,那么座落于这个村落中的还鴮寺又有着怎样的历史史呢?文革之前,还鴮寺有三对殿、地藏殿、三法宫、子孙宫,武安宫、圣母行宫、文昌阁、韦驮殿、土地神等建筑,这些建筑如同秦安许多古寺一样,在文革中都遭到破坏。
    因此,我们所知道的还鴮寺最早的历史也就是文革以前的历史,直到还鴮寺“石碑”被当地村民发现后,当地村民知道本村寺院里有一统石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现在在什么地方,亦不知道石碑的内容。因此,从2003年夏天开始,任吴村村民动手寻找失传以久的石碑,其实,石碑完好无损地保存在省博物馆中,然后,对于朴实善良的村民来说,他们寻找石碑的过程却长达十年,直到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当地村民才发现,在甘肃省博物馆中,保存着的一块石碑,就是当年他们村子里遗失的古石碑啊!石碑旁的说明如下:
    “王文超石造像碑    北周   秦安县出土,碑高96厘米,宽43厘米。四面雕刻,四龙蟠交式碑首。碑阳额刻“还缘寺”,下开方形大龛,内雕一佛二菩萨,大龛两侧各开一小龛,龛内各雕一坐佛。碑阴上部方形大龛,内雕一佛二弟子,大龛两侧各开一小龛,左侧龛内雕维摩诘,右侧龛内雕文殊。碑两面及左右侧刻发愿文,首起北周‘保定四年二月庚寅逆十四日’,并有供养人王文超及其家人二十多人的题名。这些造像题记不仅为研究当时的历史,民族风俗提供了极为重要的依据,也是难得的书法史料。其书法兼有汉隶、魏碑笔意,字体刚健、秀美,堪称书法珍品。”
    这段文字的介绍并非没有错误之处,比如,其中将“还鴮寺”错写成了“还缘寺”,这个石碑是否应该叫做“王文超石造像碑”,也有可商榷之处。因为,通过非常难以辩认的碑文,秦安史志专家李雁彬老师找到了许多略阳吕氏(西凉王吕光一族)、权氏(北周千金郡公权景宣一族)的名字,略阳吕氏、权氏在魏晋以来是陇右的旺族,而且据李雁彬老师查阅相关资料,似乎历史上的还鴮寺是略阳吕氏的皇家寺院,其寺址非常大,大到从任吴村所在的刘坪乡,一直到现在的好地乡的边缘。当然这个范围太大,以至于笔者并不觉得在秦安历史上会真地出现这样的寺院,不过,我倒是相信这个还鴮寺当时肯定是一个经济实力雄厚,有着广阔的地产的寺院,因为,从汉魏以来,直到隋唐寺院发展过度,有几次都引起统治阶层的打压,比如没收寺院财产、地产,遣散僧尼等,这在佛教历史上有个专用的词语叫做法难。至到近现代,秦安的某些庙宇仍然占有田产,比如地处滨河路的安家二爷庙,横排在马路的中间,似乎要与坐东朝西的基督教堂井水不犯河水,虽然高大的教堂与低矮的村庙形成鲜明对比,然而,安家二爷的威严却决不逊色于任何人,在解放前的安家二爷却是名副其实的地主阶层,大家有兴趣进入安家二爷的庙宇,就会发现庙里有几个如同地板砖一样的石块,石块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字,其实,那就是当初安家二爷的地契,他老人家占据的田产也是非常多的。解放后,进行土地改革,毛爷爷在世时,把他封成了“地主”,这个划分不管怎样说都是非常合理的。
    因此,任吴村还鴮寺的历史至少要延伸到北周以前。南怀瑾在讲佛经的时候,经常大书特书,龟兹王某某、秦王苻坚、西凉王吕光,后秦主姚兴是怎样的争夺佛教高僧鸠摩罗什,他常用的一句话,“一个皇帝(苻坚)派大将(吕光)率领二十万大军攻打一个国家(龟兹),就为一个僧人,这在世界宗教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可是,除了鸠摩罗什本人,那些礼遇他、重视他、敬佩他,支持他弘法事业的苻坚、吕光、姚兴等帝王都是天水略阳——今甘肃秦安人,可想一下,是谁在历史上如此重视的佛教?是谁促使佛教顺利地从西域传入中原?是谁让佛教文化本地化奠定的最基础的条件?而佛教文化据说丰富了中华文明,并使中华文明具有更持久的生命力,最终成为支撑中华文明主体的三大块之一,即儒释道中的释家。即使宋明时代的理学、心学,都大量引入佛教禅宗的成果,而佛教禅宗是佛教中国本土化最好的一个宗派,再者,佛教禅宗所要讨论的问题,所修行的方法,与其说是佛教的唯一,勿宁说导源于道家的老庄,比如,他们所追求的境界与老庄的飘逸宁静何其相类,他们修行的六妙法门与庄子《齐物论》中描述的形状何其相似……而道家的最原始的基础就是周易,伏羲又是一画开天的史祖,女娲又是抟土造人的上古大神,所幸,秦安大地湾遗址的发现,让人们有理由相信,如果历史上真地存在过伏羲氏、女娲氏,那么,他们所生活的核心地域就在大地湾。大哉!远矣!千年佛教法幢,万载中华文明——竟然都与地处陇右的小小县城——甘肃秦安(既为成纪故城,又为略阳故道)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正因为当时那些略阳、成纪所出的大英雄、大豪杰们尊崇佛教,因此,在他们的故里修庙建寺也不足为奇。佛教有一部很少外传的佛经叫做《受经》,在这部经典中,记述着一个重要的事件,佛陀在无始以来的累世修行中,曾经有一生一世,其受记之地竟然叫做积麦崖,这个积麦崖,就在秦安略阳川的陇城镇,陇城镇还有一个寺院叫做西番寺,这个西番寺以前叫做无忧寺,据说当年阿育王当年占据了古略阳地带,建了无忧寺,而无忧正是“阿育”二字的梵文意译……这一切恍若隔世,却似真似幻,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应作什么观?不知道。
    但是,从前面的纵横交错、虚虚实实的描述中,我们似乎能感受到秦安县历史之悠久,文化之厚重,责任之重大,历史上有哪一个县城,如同秦安般的悠久,历史上有哪一个县城的历史人物如同秦安般灿若星辰,他们投身于每个时代的浪潮,不顾个人得失,放手一博的精神,是代代相传的,怪不得鲁迅当年评价陇上铁汉安维竣时用了“民族脊梁”。
    有时候,我们在梳理秦安任何一个方面历史的时候,总有一种热血在沸腾,这不仅仅是因为秦安是我们每个秦安人的家园,更因为秦安的历史足以震撼人心,秦安的文化足以让人痴醉,秦安人自强不息的精神,足以让每个人都深受感染。然而,秦安历史太悠久以至于让人觉得秦安没有历史,秦安文化博大精深以至于让人觉得秦安没有文化。这是一种非常遗憾的事情。
    除了还鴮寺,汉魏以来的寺院在秦安还有好几处,并都留有汉魏以来的一些遗物,由于资料收集非常不容易,因此,我们有些资料,还不好完全地公开,等时机成熟,我会将我掌握的所有地情资料全部共享出来,发扬电驴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精神,也期待着每个秦安人,都能将自己掌握的地情资料贡献出来,既有利保护与传承,又有利于开发与创新。
    今日的还鴮寺,由于众信教群众自发组织持续不断地建设,通过维修扩建、改建,在建筑方面已经基本恢复了原貌。省博物馆保存的任吴村北周石碑安然无恙,为了全面地复原文革前的还鴮寺,任吴村民欲制作北周石碑的复制品一统,并于公元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阴历六月初十),在还鴮寺举行立碑仪式。秦安职校老师、任吴村村民吴喜才先生给笔者发了一张邀请函,同时,亦感谢他为笔者无偿提供任吴村还鴮寺北周石碑的相关资料。至于农历六月初十,是否有缘去还鴮寺,笔者不敢奢求,仅以此文表达他的盛情之邀!
                            2013-7-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地图|乐读网

GMT+8, 2019-10-23 11:49 AM , Processed in 0.10012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